欢迎访问盛唐艺术网,盛唐书画网,中国书画网!    投稿邮箱:1051286110@qq.com
画院简介

时代脸书 ——当代11+3版画展

发布时间2017-11-4 浏览量::629 分享到:

人是时代的主角,不管这个时代是由何人开创抑或是时代浪潮裹胁着芸芸众生随波逐流。古往今来,拂去岁月蒙尘,大人物和小人物都会栩栩如生或生不如死。风云际会中的自然人,在某种程度上往往就是时代的代言人。但对这个“时代之人”的认识,在现代影像术出现之前,我们却只能透过简练的史笔去揣摩。比如,纵使一代搏击大侠的形象,也只有三个字:“貌甚寝”(清•魏禧《大铁椎传》)。煌煌正史和裨抄杂记不提供视觉形象。


   中国难得的人物图像始自秦汉热衷于魏晋,如东晋顾恺之、戴逵、张僧繇、杨子华、曹仲达、田僧亮等开创的佛教人物画,艺术为政教服务——“是知存乎鉴戒者图画也”;此后从吴道子、张萱为代表的仕女画上,我们方才欣喜的窥见大唐的风尚和高标……以人为本、以艺术为本,从一张肖像画上读出时代密码的重要解析,是中国’后89一代艺术家自觉的追求和实践。他们从自画像或身边朋友的肖像上,倾注了对自身际遇的无限探询和由此折射出对家国情怀的悲悯天问——有的热情似火、有的冷静若冰;有的一目了然,有的讳莫如深。一幅肖像,就是一部耐读的脸书。



   方力钧自《打哈欠》开宗立派后,有条不紊的把画中的主人公(由个体增殖为复数;甚至扩大为动物、昆虫等所有的生命)逐步推向广阔的时代纵深,他用深蓝莫测的海水、洁白变幻的云端和壁立千仞的崇山峻岭,刻画人类所处的凶险处境;而批判的锋芒,狠狠指向脚踩悬空、不知危险在即且仍在盲目狂欢的生命群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大一统的集体无意识,过去是、现在是、可见的将来仍是中国人挥之不去的梦霾。丝网版画《2006.5.1》(油画原作藏于今日美术馆):在壮丽的诞生面前,万物平等又充满挑战。诗意的图式、抒情的飞翔,更加强调、反讽了“小光头”们的悲惨宿命。我寄希望那振翅远去的白鹤,去远方找寻到自己理想的栖息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



   启动商业波普、艳俗艺术后又主动腾空而去的祁志龙,以一系列的女兵形象重又跻身中国当代艺术的“凌烟阁”。那种抽去时代背景兀自漂亮的军装女孩,让公众在怀旧之余重寻美丽的概念(《戴项链的女孩》)。2008年之后,女生们脱去了那件暧昧的军衣(事实上,军装女孩的形象是不见容与那个时代的;我们被祁“欺骗”了),闪亮登场的是清纯无比的《中国美丽》。在当下时尚封面和影视广告中,“人造美女”的视觉轰炸铺天盖地,令人麻木甚至生厌;但这个去符号后大眼女孩的存在清新、素朴、楚楚动人。丝版《中国美丽•第三号》中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是不是秒杀所有的猥亵、邪念或罪恶呢?祁生尤物,我见尤怜。



   宋永平是八五美术运动中重要的先锋艺术家之一;群像《大风浪》是其历史现实主义的代表作之一。历史瞬间虽然逝去,但中国公众的集体无意识和对权利的盲从依然鲜活如斯;那颗拉响的手榴弹,也会在现实的某一刻突然爆响。“我以伟人的身影作为历史坐标,来定位自己飘摇的存在感受(宋永平自述)。”“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此作对中国历史、现实和未来的深度反思和深刻殷鉴入木三分,是一幅中国特色的史诗性巨作。



   罗氏兄弟的《欢迎世界名牌》,一方面表达了中国改革开放后资本主义商品涌入的现实,呈现出从政治媚俗向商业媚俗转换过程中的社会氛围;另一方面,深刻揭示了“物质控”们肆意狂欢的爆发心态和审美趣味;在政治人物和政治符号的点缀下,目力所及更觉荒诞和幽默。罗氏兄弟是中国继玩世现实主义后另一个重要流派——艳俗艺术的开创者和代表人物。其作广泛杂糅了中国年画元素和西方名牌商品,并置出幽默、荒诞的隐喻效果。



   无数中外商品的logo,覆盖在在一张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头像上,这就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变化和现实。朱发东的敏感和能力,在这幅举轻若重的作品里得到彰显和强化;当然,还有他深刻的隐喻和反讽。